地产美元债进行“交换要约”已超83亿美元 AMC加速进场纾困房企

地产企业违约风波不断,中资地产美元债风险如何化解,市场高度关注。财联社记者获悉,2021年以来,中资地产美元债进行“交换要约”已超83亿美元,此外,我国四大AMC也正加速进场纾困房企。

自2021年2季度以来,当代置业、阳光100、华夏幸福等房企的美元债风险快速暴露。据wind数据,截至2021年末,共有14家房企的26只美元债发生实质性违约,违约金额合计86.5亿美元,为5年来最高水平。

中诚信(亚太)评级总监胡辰雯总结中资美元债风险特点认为,中资境内外债券违约规模抬升且走势趋同,但不同的是境内债新增主体边际趋缓,境外债主体明显增多。境外债主体以民企为主,房地产、能源、原材料、工业、科技等强周期性行业企业较多,受融资环境收紧、行业景气下行以及个体影响而违约。

债权人高度关注出险企业的处置,目前来看,交换要约最为常见。

在境外,常见的处置方式有庭外处置(置换、回购、展期、债转股和第三方代偿)和庭内处置(破产清算、破产重整和诉讼/调解)。其中,交换要约(债券置换)以灵活度较高成为常见的置换方式之一。

业内人士介绍,交换要约本质上是标准化的展期,但相较于提前赎回、要约回购均已实质性偿付的情形而言,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据安信证券研报显示,2017年至2021年底,共有30家房企的49只债券进行交换要约,交换要约的规模合计约200亿美元。2019-2020年交换要约的规模均不到30亿,2021年以来地产美元债交换要约规模明显上升,全年共15家房企的20只地产美元债进行交换要约,规模达83.2亿,为5年来最高水平。

以荣盛发展为例,2021年12月16日,其对RISSUN8.95 01/18/22和RISSUN804/24/22两只美元债提出交换要约,按每1000美元本价进行同意对价:(1)现金偿还50美元本金(“预付本金款项”);(2)按接受优先级别分配票据950美元本金总额;早鸟同意费:25美元现金;同意费:5美元现金,并于2022年1月发行2只新票据,成功进行了债务置换。

“境外美元债与政策风险息息相关,如今政策利好不断,出险的企业一定会有优质的项目得到市场青睐,这就需要各家金融机构对债务主体的优质资产进行评估,积极寻找各家企业的优质资产以谋求债务重组或置换方案。”植德律师事务所乔焕然律师在19日久期财经举办的研讨会议中表示。

除交换要约外,第三方代偿也能为违约境外债提供“活水”。

第三方代偿模式下,政府及股东的支持能够显著提升回收率并缩短处置周期,而同业第三方公司、AMC等也进行相关支持。目前,地产行业深度调整为AMC带来新的业务机遇,近两年增加不少不良资产供应,并且,大型AMC不缺在地产行业方面的盘活经验和案例。

2022年1月,金融管理部门召集几家全国性AMC开会,研究AMC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参与风险房企的资产处置、项目并购及相关金融中介服务。2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在中国东方召开专题座谈会,会上研究AMC聚焦不良资产处置主业、发挥独特功能优势、助力化解金融风险相关政策措施。

随着政策向暖,中国东方以及中国长城两家AMC先后发行100亿元专项金融债券,正加速进场参与纾困房企。

近日,佳兆业就积极与四大AMC之一的中国长城等多家机构寻求债务合作方案,目前正进行中。此前2021年11月,佳兆业对其美元债票据进行要约交换及同意征求,通过AMC、国有背景房企等方式寻求合作,最终未获债券持有人同意而时效,2021年12月20日,公司未能偿还到期票据的本金及利息,商讨制定全面债务重组计划。

但对涉及中资美元债处置部分方式而言,暂时市场依旧偏谨慎态度,需持续关注美元加息变化,以及是否可以转发为境内处置方式。某银行风险条线不良资产处置人士表示,“由于美元债的时间期限、国际环境等特殊性,除了上述利好外,还受到美元加息影响,对合作的AMC机构来说,资产包介入的不良成本增加从而带来收益率下降,后续需关注AMC机构是否会降低盈利预期,或以资产包等方式进行介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