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累恒大!广田、江河欠农民工薪被罚!全筑法人被限高消费!

对装修装饰行业来说,2021年备受房地产政策趋严,以及疫情肆虐的双重影响,目前一部分企业处境极为艰难。特别是恒大爆发资金危机,对恒大依赖较高的一批装企,普遍面临巨额应收账款无法兑现的现实,从而导致企业面临严重的现金流危机。

广田拖欠农民工工资被罚

恒大欠广田商票达37.36亿

日前,海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发布的处罚决定文号“儋建函〔2022〕9号”显示,深圳广田集团,江河创建集团旗下子公司,因涉及“海花岛项目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被政府部门进行通报批评,并登记不良行为记录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这已经不是广田集团第一次因欠薪被罚了。早前漯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劳动保障监察人员日常巡查发现,广田集团拖欠农民工工资。经核实,截至11月,该公司共拖欠232名劳动者工资653万余元。

后漯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向广田集团下达劳动保障监察限期整改指令书,责令其支付拖欠工资,广田集团拒不履行。11月8日,漯河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依法将案件移送漯河市公安局。

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广田集团此次拖欠农民工工资,最大的原因是钱收不回来,这与第一大客户债务风险影响有直接关系。”

根据2020年财报,广田集团第一大客户为中国恒大集团。2020年广田集团前五名客户合计消费金额达65.14亿元,占总销售额比例的53.19%,其中,中国恒大集团占比达44.92%。公开信息显示,截止2020年年底,恒大欠广田集团的商票达37.36亿。

全筑股份被限制高消费

起诉恒大涉案2.38亿

企查查显示,上海全筑股份及公司法人朱斌近日被限制高消费。

据了解,2022年1月6日,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立案执行申请人宁波群星建材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全筑股份建设工程分包合同纠纷一案,因全筑股份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法院依照相关条例,对全筑股份采取限制消费措施,限制全筑股份及法定代表人朱斌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近期,全筑股份面临业绩下滑、工程纠纷等压力。除了本次事件之外,还频频被法院实施强制执行措施。在业绩方面,也受累于恒大债务危机。2021年前三季度,全筑股份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32.78亿元、-1.73亿元,同比减少17.25%、265.34%。

全筑股份曾在半年报中专门提到了恒大的情况,公司称,上游房地产企业资金压力已经逐步传导到下游。公司的业务和资金都面临重大挑战。据了解,全筑股份对恒大有25.25亿元的应收款项。

早前,全筑股份公告称,公司与恒大地产集团及其相关成员企业因工程款纠纷事宜已向多地法院提起诉讼。公司称,已多次致函要求恒大方面支付拖欠的进度款,但后者不予理会。

10月8日至11月16日,全筑股份已陆续收到各地法院共333起诉讼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全筑股份诉恒大方面支付工程价款共计2.38亿元及逾期付款利息。

恒大上半年年报披露的应付贸易帐余额未6670亿元,规模超过银行贷款。这些贸易账款主要涉及上下游产业链:比如建筑承包商、装修公司、园林、供货商等,这些企业数量庞大,抗风险能力普遍一般,所以恒大欠款该部分企业流动性打击巨大。

故事还没有结束,企业能否扛过这次危机,依然是个疑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