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伪造票据的那些事

从一般法学原理上讲,凡是伪造的证券均无效,但是,由于票据是流通证券,文义证券,票据行为具有独立性等特点,因此不能简单地说伪造的票据无效,这样说显得不严谨。

反之,更不能说伪造的票据有效,准确地讲,伪造的票据是否有效、对谁有效、什么条件下有效、什么条件下无效,要作具体分析,下面分不同情况予以说明。

我国票据法第14条第一软、第二款规定:“票据上的记载事项应当真实,不得伪造、变造、伪造、变造票据上的签章和其他记载事项的,应当承担责任。”“票据上有伪造、变造的签章的,不影响票据上其他真实签章的效力。”从这一规定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在票据上伪造签章的人,应当承担法律责

我国票据法明文规定,禁止伪造票据,伪造票据者在票据上没有自己的真实签章,因此在票据流通转让以前,伪造的票据是绝对无效的。伪造票据者不承担票据上的责任,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此处的法律责任是指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持票人可依据刑法规定要求司法机关对伪造票据者追究诈骗罪或者伪造有价证券罪,同时还可以依据民法的有关规定,请求法院判决票据伪造者给予相应的经济补偿。

例如A冒以B的名义签发一张本票给C,B作为被伪造人既没有在本票上签名,又没有授权B以其名义签发本票,因此B不承担任何责任。A没有在本票上签其真实名名字,因此也不承担票据上的责任,这时C拿到的本票实际上没有任何价值,只能作为证据到法院对A起诉,要求对A进行刑事处罚和对自己给相应的补偿。

被伪造人不承担任何责任

票据是文义证券,票据当事人只依据自己在票据上的签章,对票据上记载的文义承担责任。被伪造人没有在票据上签章,并且没有任何可能造成表见代理的过错或因素。在任何情况下,被伪造人均不对伪造票据承担任何责任,这一点是绝对的,即使在票据背书转让后,被伪造人可以对抗任何持票人。

在票据上真实签章的人应承担票据责任

票据具有独立性和文义性,一票据行为的有效与否,不影响另一票据行为的成立,行为人只要在票据上签章,签章人就应对票据所记载的事项承担资任。因此,本条规定“票据上有伪造、变造的签章的,不影响票据上其它真实签章的效力。”

伪造票据仅为签章的伪造,而票据的形式要件是完备的,表面上看去是有效的。行为人如果在这种票据上签章了,就不能以票据上有假签章而不承担票据义务,不论这一伪造签章在其签章之前或之后,均不影响真正的签章人承担责任。

例如,某A假冒B的签章向C签发一张汇票,由D付款,C收到汇票后背书转让给E,,E又将该汇票背书转让给F,F又将其背书转让给G(假设其中的受让人均无过错并支付了对价),当G到D处请求付款时,D主张拒付。这时B作为被伪造人没有在票据上签章,当然可以不承担票据责任。A作为伪造人,没有在票据上用自己的名字签章,也不承担票据上的责任,不过可以通过民法请求其赔偿。如果G向其前手F、E和C行使追索权时,则F、E和C不能因票据是伪造的而不承担票据义务,还应就自己的真正签名承担责任。

这一规定与多数大陆法系国家票据法的规定是一致的。如日内瓦《统一汇票本票法》第7条规定:“汇票上如有伪造的签名,或有虚构之人的签名时,其他在汇票上签名人所负的债务,仍然有效。”

如前所述,持票人前如没有在票据上真实签章的人,则不能对被伪造人和伪造人行使票据权利,但可对伪造人行使民法上的请求赔偿权,如持票人的前手有在票据上真实签章人,持票人可向其行使追索权,付款人如发现票据属伪造,有权拒绝承兑或者拒绝付教。

通常出票人与付款人预约委托支付票据金额,均在付款人处留有出票人的签名笔迹或预留印章,付款人付款时应辨认出票人的签章是否真实,是否与预留笔迹或印章相一致,付款人付款时有恶意或重大过失,则应自行承担责任。

至于对伪造的背书签章,付款人或者其委托的代理付款人付款时,仅承担审查票据背书的连续性,并审查提示付款人的合法身份证明或者有效证件,对背书签章的真伪不负审查责任。

我国关于票据伪造的规定,与大陆法系国家的票据法有关规定大体一致,而与英美国家票据法的有关规定差别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