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自救失败,核心资产或将被国资加速接管

从八九月份起,一些地方政府已指导城投公司,研究介入恒大项目的实质方案。工作组介入后,城投接盘可能会加速。

12月6日晚间,中国恒大(03333.HK)发布最新公告,宣布成立风险化解委员会。

“风险化解委员会尽管不属于董事会下属委员会,但风险化解委员会将积极在本集团未来风险化解事项中发挥重要作用。董事会相信,风险化解委员会成员的丰富经验及其能调动的广泛资源,有利于本集团更顺利解决目前面临的各项困难。董事会认为,风险化解委员会的成立及运作,对于本集团及全体股东(包括少数股东)整体有益。”中国恒大在这份公告中说。

上周五晚,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无法履行一笔2.6亿美元债的担保义务。这是自9月份爆雷以来,恒大在公开市场首次出现债务违约。

在恒大公告发布后的两小时内,广东省政府、中国人民银行官网、中国银保监会官网、证监会官网纷纷就恒大首次公开违约事件表态,指明恒大问题系企业自身经营管理不善而出现的个别现象,对于中国地产行业的基本面影响较小,外溢风险总体可控。

当日21时15分,广东省政府发布公告称,恒大在香港联交所发布了无法履行担保义务责任的公告后,政府对此高度关注,当即约谈了恒大集团实控人许家印。应企业请求,广东省政府向恒大派出工作组,督促企业推进风险处置工作及加强内控管理,维护正常经营。

恒大事件,无疑是海航破产重组之后,又一件震动市场的标志性事件。

恒大债务违约到底有多可怕

恒大宣布2.6亿美元债违约后,金融市场都在感叹:恒大的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终于倒塌了。

自2020年11月8日恒大地产与深深房重大资产重组失败后,恒大各种隐藏的债务问题逐步暴露。恒大就像一面千疮百孔却还未彻底坍塌的墙,在各方的努力下,依然维系着脆弱的平衡,但这一次平衡将被彻底打破。

“当公开市场债券这个企业最后的防线被击破,意味着企业的信用已经破产,恒大最后一张多米诺骨牌倒塌,宣告恒大债务危机整体爆发,自救失败。”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机构人士对《企业观察报》说。

2.6亿美元债务担保违约的后果到底有多严重?Wind数据显示,恒大现存海外债共15笔,总金额约155亿元,其中15亿元是可转债。而恒大违约的这2.6亿美元债务,是不在上述债务中的一笔境外发行的私募债,债权人主要是海外资金方,债务现已到期。

北京柏治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李根介绍,按行业惯例,每一笔债券发行时,一般都会有加速到期条款,申明只要发行方有任何债务逾期未兑付,该债券可视为立即到期,由此保护发行时间靠后的债权人。

李根认为,理论上恒大这笔2.6亿美元债务到期未付,会立即触发其现存的所有海外债到期,且国内债券同样会与海外债联动,一同加速触发交叉违约。

最危险的是,境内外债市联动,没有防火墙。李根表示,在实际操作中,往往是先清偿境内债权,再清偿境外债权,但因恒大的不少债务发生在表外或关联公司身上,因此难以精确统计其债务规模。

据一位接近恒大的人士向外界透露,这笔2.6亿美元债,仅占恒大债务总额不足0.5%。据此估算,恒大金融债务在3300亿人民币以上,但这可能只是恒大的海外债。

恒大2021年中报披露,其负债总额为1.97万亿元。而据中国银保监会发布,恒大集团全部债务中金融债务占比约三分之一。由此推算,恒大金融债务高达6600亿元。

因此,一旦恒大这笔2.6亿美元的境外债务触发境内外债市联动,加速触发交叉违约,其后果之严重可想而知。

核心资产或将被国资加速接管

广东省政府派遣工作组入驻恒大,预示着恒大开始进入破产重组通道。恒大将以何种方式化解债务危机?

“该卖的卖,该盘活的盘活。”这是目前市场上比较一致的看法。

地方政府派驻工作组进驻企业,此前也有先例,如河北省政府向华夏幸福派出工作组,海南省政府向海航派出工作组等。从以往的情况来看,广东省政府向恒大派出工作组,极大程度上意味着许家印个人资产以及恒大集团资产将被锁定,进行清产核资,以待偿还债务,寻求最终化解风险的路径。

而从昨晚恒大公布的风险化解委员会成员名单上看,粤海控股是广东省在境外规模最大的国有综合性企业集团,以资本投资为主业,业务涉及公用事业及基础设施、制造业、房地产、酒店及酒店管理、物业管理、零售批发、金融等行业;越秀集团是以金融、房地产、交通基建、食品为核心产业的广东省国有企业;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则为处置商业银行不良资产的中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由此不难推测,恒大现在仍然持有的房地产、物业等核心资产被国资接管并加速处置的可能性极大。

在这之前,恒大的资产处置进展一直非常缓慢。

梳理恒大集团的业务板块,可以发现其业务体系的庞杂,主要包括地产、物业、金融、汽车、互联网等板块。其中,地产板块是其最核心的业务。2021年中报数据显示,恒大地产总资产规模为19056.43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2.25%。其中,有息负债达到4060.76亿元,占全部总负债的比例为25.91%。

物业板块也是恒大相对优质的资产。恒大物业于2020年12月2日在港上市,市值约400亿港元,许家印持有约60%左右的股权。截至今年6月30日,恒大物业总资产达到227.10亿元,实现营收78.73亿元,同比增长68.3%;录得净利润19.34亿元,同比增长68.6%。重压之下,恒大曾计划出售物业板块,但目前尚未找到合适的买家。

恒大金融板块主要包括盛京银行、恒大人寿与恒大财富。恒大于今年八九月份连续两次出售所持盛京银行股份,分别套现10亿元和99.93亿元,出让后恒大已退出盛京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序列,而受让恒大股权的沈阳市国资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

恒大人寿是恒大旗下的保险公司。2016-2020年间,恒大人寿的总资产分别为731亿元、1038亿元、1202亿元、1886亿元和2415亿元,规模逐年增长。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在“遏制房地产金融化泡沫化趋势”等政策要求下,未来恒大或将逐步退出保险业务。

除盛京银行与恒大人寿外,恒大的另一大金融板块为恒大财富。恒大财富原名恒大金服,是恒大旗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今年9月,恒大财富理财产品违约,部分投资者前往恒大总部维权,这也拉开了恒大爆雷的大幕。

汽车业务是恒大旗下第四大业务板块,其业务情况和发展前景也最为扑朔迷离,这一板块也被广泛认为是许家印的“救命稻草”。

有数据统计,今年3-11月,恒大通过出售、引入战投等方式共计变现约600亿元,不足其总资产的3%,所售资产多为恒腾网络、房车宝、嘉凯臣等非核心板块。

10月15日,央行也曾在“第三季度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正在督促恒大集团加大资产处置力度”。目前来看,恒大的资产处置力度远远不够。

巨额债务尚需时间消化

关于如何处置恒大各类资产,目前各方尚未披露更多具体做法。

曾参与过房企债务重组的业内人士指出,政府向债务危机企业派驻工作组,有三种不同的工作方式:一是强管控,事关公司资产、化债的决策都由政府工作组全面接管,代表公司如海航;二是中管控,让公司管理层正常发挥作用,工作组发挥协调和监督作用;三是弱管控,即政府只派少量人手牵头,大部分工作由外部聘请的专业律师、会计人士完成。

该人士认为,此次恒大工作组将执行中管控。恒大面临这么重的债务、这么大的保交房任务,政府不可能让其管理层作壁上观。政府工作组首先要摸清的就是恒大真实的资产负债情况,并出面组织境内投资机构沟通,尽量避免境内债权人集中主张债务提前到期。

工作组入驻后除了化解债务危机,另一个主要工作就是保交楼。

恒大虽然对外宣称复工复产,但其在珠三角地区部分工地上还是出现人手不足、工程进展缓慢的现象,另外也有业主对缓交楼的赔偿方案及地方政府公开恒大监管账户的进度表示不满。对此银保监会明确表示,广东省有关部门正“积极推动项目复工复产建成交楼”。

央行也表示,将继续配合广东省政府、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做好风险化解工作,维护房地产市场的平稳健康发展,维护住房消费者合法权益。

据悉,从八九月份起,一些地方政府已指导城投公司,研究介入恒大项目的实质方案。工作组介入后,城投接盘可能会加速。

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李宇嘉表示,政府介入的重大作用就是居中调停,督促和帮助解决问题。当前情况下,市场对恒大失去信心,供应商、商业银行、购房者都避之唯恐不及。因此政府介入,帮助疏通上下游供应商、银行等金融机构与恒大之间的合作,保证符合标准的项目尽快恢复运行,盘活能够盘活的资产,对于化解债务困境具有重要意义。

“未来,恒大仍需出售其名下资产,但不能操之过急。该出售的出售,该盘活的盘活。恒大的债务还需要时间来消化。”李宇嘉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