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房企花式”挪用交易监管资金”,资金到位2-3月就被”套现”……

继“三道红线”“两集中”政策后,住建部等八部委在7月末联合印发了《关于持续整治规范房地产市场秩序的通知》,进一步加强了对房地产市场乱象的监管力度。《通知》要求对挪用交易监管资金进行有效管控这一条更引发业内人士关注。

中房商学院副院长邓明政告诉《红周刊》记者,在八部委发布《通知》所要求的整治行为中,挪用交易监管资金的相关整治对房企影响最大。因为房企资金链较紧张,几乎所有的开发商都会千方百计地挪用商品房预售资金,能够完全遵守预售资金监管制度的房企屈指可数。

而且,要想使交易资金得到有效监管并不容易。一方面,交易监管资金信息不公开透明,业主无权查证监管资金使用情况。以福州福晟闽江道1993项目为例,2020年下半年,多位业主发现并投诉该项目陷入停工状态。其中有业主在福州市12345便民服务平台就“(项目)监管资金是否被挪用,剩余金额如何查询”一事进行提问。福建省银保监局回复表示,依据法律规定,银行不得擅自泄露储户信息,监管账户相关情况建议直接向开发商了解或向当地住建部门反映。

而另一方面,房企“套现”监管资金方式众多。某TOP50强房企内部人士赵磊(化名)告诉《红周刊》记者,挪用交易监管资金是很困难的,这属于违法行为。但房企可以通过一些理由来申请动用资金,以达到“套现”目的。

赵磊向《红周刊》记者分享的一张商品房预售款监管协议书截图显示,开发企业在签订《监管协议书》时,应将监管账户对应的各个预售许可项目,经物价部门认证的商品房总售价累计数的10%,作为该监管账户的最低预留资金。“一般我们就按照最低要求预留监管资金,而其他的资金,企业则会变相提走。”

邓明政则表示,很多房企与总包单位默契配合提前提取监管资金的情况也很常见。而这一做法,《红周刊》记者也在房企内部人士赵磊口中得到证实。据赵磊介绍,“在项目建设时,一旦工程的支付节点出现问题,房企可对监管资金进行提取。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在申请提取监管资金时会表示,现在已经没钱支付工程总包的工程款项。”

此外,赵磊介绍,项目遇到了不可抗力因素、非常重大的节点或重大建设事故、企业出现重大债务危机等一系列问题,也可以申请动用这笔资金。

上述都是房企申请提取监管资金的常见理由。赵磊表示,“一般预售监管资金到账后的两三个月后,基本上所有开发商都会通过一系列理由将其提现。”

此外,捆绑销售强卖车位也阳光100重庆项目中出现,在重庆阳光100阿尔勒购房,需要捆绑35万元/个的车位;整治下拉长资金回流速度,有房企已停“招拍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