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银行股权将发生变动

7月18日,大连银行第十大股东东兆长泰集团所持银行股权将于下个月全部拍卖,合计起拍价3.17亿元。而被拍卖原因则是因为其自身涉及债务纠纷,尤其是拖欠厦门国际银行欠款。

值得一提的是,在经济下行之下,不少民营企业陷入困境,此次的东兆长泰集团实力并不俗,曾先后五次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参股22家企业,如今也陷入困境。

近日,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东兆长泰)持有的1亿股大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连银行)股份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拍卖。这1亿股份被分割为5份进行拍卖,每份2000万股,起拍价格均为6341万元,评估价格为7460万元,相当于打了8.5折。据悉,本次拍卖开始时间为8月18日上午10时。

大连银行股权将被拍卖

第十大股东将易主

大连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东兆长泰集团是该行的并列第十大股东之一,持有1亿股该行股份,持股比例为1.47%。此次拍卖将其持有的大连银行股权悉数拍卖,这意味着若有接盘方一次性全部拍下,该行第十大股东将易主。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执行裁定书披露,2019年申请执行人厦门国际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向该院申请强制执行。执行过程中,各方当事人达成执行和解。之后,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本案于2020年3月12日立案恢复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中地长泰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地长泰)、银鼎投资(北京)有限公司、浙商新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商新业)、北京天劲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郭向东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官网显示,东兆长泰成立于2006年,公司法人代表和实际控制人为郭向东,该公司以投资为主导、实业为基础,产业涵盖建筑施工、地产开发、金融投资、产业导入、医疗康寿和矿业等领域。集团拥有北京一建、北京二建、重庆一建三家建筑施工总承包一级资质企业。

东兆长泰在近年来诉讼频发,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2019年8月27日至2020年5月27日期间,该公司三次被列为被执行人。2020年5月1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还给郭向东下发了一条限制消费令。

此外,在天眼查发现,东兆长泰与大连银行之间也存在纠纷。今年5月28日,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将东兆长泰、中地长泰、浙商新业、郭向东等公司和自然人一起告上法庭,相关案由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目前,该案已上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并将于8月6日开庭。

七名股东质押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银行是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旗下重要的子公司,注册资本为68亿元,目前,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成都、沈阳、丹东、营口设有8家异地分行,全行共有187个营业网点。截至2019年末,大连银行资产总额413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2013亿元,各项存款余额2787亿元。

大连银行2019年年报显示,报告期末,该行股东总数4758户,其中:机构股东69户,自然人股东4689户。

其中,大连银行的第一大股东为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0.29%;第二大股东为大连融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11.07%,该公司为大连市财政局全资公司。其他大部分股东均为民营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前十大股东之中,包括大连实德、山西建龙钢铁、辽宁宏程塑料、锦联控股、大连新型企业集团、东兆长泰、大连民勇在内的七名股东均将所持股权质押。

大连银行前十大股东持股情况 来源:大连银行2019年年报

尽管年报中并未披露实际质押股份比例,但据天眼查显示,除了东兆长泰外,锦联控股、山西建龙钢铁、辽宁宏程塑料、大连民勇均将手中持有的大连银行股权全部质押,大连新型企业集团将其持有的60%大连银行股权质押。此外,大连实德持有的2亿股权已被法院全部冻结,合计质押比例约15.38%。

“如此多的股东质押股份,或说明股东面临流动性紧张局面,亟需用流动资金来应对越来越大的经济压力,此举很可能会对该行产生不良影响。”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道。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如果股权质押正常进行、正常解除,对于银行而言风险不大。但如果股东未能按期还款或者违约,被质押的股权存在所有权转移的风险。若此时被质押的股权超过银行总股本的5%,该行的股东或者重要股东可能就会发生变化,这在决策层面上会对银行的未来发展产生影响,未来的经营方向或者战略可能会出现一些变化。

净利润同比下降23.33%

2019年大连银行各项业绩指标均出现下滑。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资产总额4131.21亿元,较年初下降54.53亿元,降幅1.30%。

从效益指标看,2019年,该行营业收入达80亿元,较2018年的78.04亿元,上涨2.51%。不过,该行的净利润却出现大幅下滑,2019年实现净利润12.51亿元,同比下降3.81亿元,降幅23.33%。大连银行解释,主要是由于其持续加大资产减值支出和不良核销力度,适当降低净利润目标所致。

从资产质量上看,2019年大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出现反弹,2017年末该行不良率为2.31%,2018年末则下降至2.29%,但2019年该行不良贷款率陡然上升至3.93%,增长了1.64个百分点。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6%,其中城商行不良率为2.32%,大连银行的该项指标远超行业均值。

此外,另一个重要的监管指标,拨备覆盖率已突破120%的监管红线。数据显示,2017年末至2019年末,大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61.49%,141.04%和116.05%,呈逐年下降的趋势。与此同时,该行的资本充足水平也在下降,截至2019年末,该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与2018年年末分别相比下降0.24、0.14、0.14个百分点至11.11%、8.91%、8.91%。

近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大连银行拟定向增发不超过8亿股,拟募集资金总额不低于人民币28亿元,发行价格尚未确定。本次定向发行完成后,大连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有望得到提升。

对于东兆长泰与大连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涉及的具体金额,多名股东质押股权对大连银行经营是否会造成影响等问题,中新经纬客户端致电该行董秘办公室电话,截至发稿无人接听。

民营500强也陷入困境

实际上,近年来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不少民营企业陷入困境,导致所持金融股权被冻结乃至拍卖的案例屡见不鲜。

大连银行最新的评估报告显示,大连银行前十大股东中,除了此次持有银行股权被拍卖的东兆长泰集团,包括大连实德、山西建龙钢铁、辽宁宏程塑料型材有限公司等至少7家股东所持大连银行股权处于“质押”或“质押、冻结”状态。

东兆长泰集团并非一般民营企业,该公司官网介绍,以投资为主导、实业为基础,产业涵盖建筑施工、地产开发、金融投资、产业导入、医疗康寿和矿业等领域,先后五次跻身“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位列2017年度北京民营企业百强第15名。

同时,东兆长泰集团参股企业22家,包括涪陵榨菜、北京一建、北京二建、重庆一建、重庆二建、东泰华安投资有限公司等,不过,并没有公布经营业绩情况。

东兆长泰集团曾操盘多个颇有名气的楼盘,例如,首都国际机场中央别墅区的棕榈滩项目、和重庆朝天门中心等等。

资料显示,东兆长泰集团董事长为郭向东,出生于1961年,曾任浙江东阳市街道办书记、开发区主任、镇委副书记。自1998年下海,郭向东担任重庆一建、东兆长泰投资集团等企业董事长,连续当选第十、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先后荣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

早在2012年,郭向东向外界立下豪言:“在未来5年时间内,培育10家参股或控股的上市公司,形成一个囊括多种业务的上市公司集群。”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企业在2019年也走向了衰落,此次申请执行拍卖东兆长泰集团所持大连银行股权起诉方为厦门国际银行。

今年3月20日,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发出执行书,法院冻结、划拨了被执行人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以及两家子公司、郭向东的银行存款3.47亿元;银鼎投资(北京)有限公司名下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朝阳门外大街的房产及土地使用权被查封、拍卖和变卖。子公司中地长泰高达5.5亿元应收账款亦被冻结、划拨。申请执行人是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