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发布,“票据”有望非标转标?模糊地带将被清除!

10月12日临近下班时分,央行会同“两会一局”发布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面向全社会公开征集意见,震动整个金融圈。

以前没有特别区分货币市场工具如存单、存款、拆借、回购的属性,导致这些资产从定义上被算作非标,实际执行上难度很大,如今做了特别区分,补全了之前的漏洞。这对市场而言是有利的。

标准化债权资产认定严格

《指导意见》首先明确界定了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概念:本规则所称的标准化债权类资产是指依法发行的债券、资产支持证券等固定收益证券,主要包括国债、中央银行票据、地方政府债券、政府支持机构债券、金融债券、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券、企业债券、国际机构债券、同业存单、信贷资产支持证券、资产支持票据等。

此外,文件规定,符合所列相关要求的机构,可向人民银行提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认定申请。并列出了五条要求:

一,等分化,可交易。以簿记建档或招标方式非公开发行,发行与存续期间有2个(含)以上合格投资者,以票面金额或其整数倍作为最小交易单位,具有标准化的交易合同文本。

二,信息披露充分。投资者和发行人在发行文件中约定信息披露方式、内容、频率等具体安排,信息披露责任主体确保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及时。

三,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在人民银行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认可的债券市场登记托管机构集中登记、独立托管。

四,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采用询价、双边报价、竞价撮合等交易方式,有做市机构、承销商等积极提供做市、估值等服务。

五,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标准化债权的认定是坚持了“从严”的口径,总体上看是很严格的,很多之前处于“模糊地带”的资产,即“非非标”的概念,不少机构此前预期将来是可视作标准化债权的资产,在非标转型的过程中一度将其视作“转标”的途径。

“没有擦边球了,”一位资管人士表示,之前北金所债权计划是模糊地带,比如有的中小银行把它当标准化产品,存有一丝希望把这类资产界定为非标。这一非标转标路径被堵住之后,部分业内人士认为,非标转标路径可能只有资产证券化(ABS)和发债,票交所的“标准化票据”也可能是方向。

对于“标准化票据”,2019年8月,上海票据交易所创设标准化票据,目前已经创设四期标准化票据,包括锦州银行、江苏银行等。业内人士认为,标准化票据可增加中小银行承兑的票据流动性,本质上类似票据支持证券(票据ABN),通过票据收益权转让,增加票据的流动性,但票据资产权利还是会被记在最后转出人。

标准化票据的操作流程是,由存托机构归集承兑人等核心信用要素相似、期限相近的票据,组建基础资产池,进行现金流重组后,以入池票据的兑付现金流为偿付支持而创设的面向银行间市场的等分化、可交易的受益凭证。存托机构由上海票据交易所担任;标准化票据在上海清算所登记托管,在票据市场或银行间债券市场交易流通。

票据资产标准化的预期

按一般情况,政府部门制度、规范的公开征求意见稿与最终的红头文件不会有太大差异,但有理有据的争取则是有过先例。

对于票据逆回购,由于具备与债券逆回购高度的同质性,以及近乎一致的市场参与者,其作为“非非标”的可能性极大。建议相关方积极响应央行的意见征求号召,力争在当期即将票据逆回购纳入。一旦将票据逆回购纳入“非非标”,将有效的降低非银行金融机构在票据市场的参与门槛(性价比较债券更高),推动票据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对于“标准化票据”,则需市场各重要的参与主体齐心协力,解决信息披露、公允定价方面存在的瑕疵,并切实降低二级交易的摩擦成本,引导市场参与者的积极性,尽快推动“标准化票据”的标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