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辉控股:已暂停支付应付境外债本息 11月1日复牌

11月1日,旭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发布内幕消息称,流动资金最新情况,恢复股份、认股权证、衍生工具买卖及债务证券继续停牌。

据了解,自2022年10月公告至今,旭辉控股尚无法与其于2022年10月内有还款义务的境外债务项下的所有债权人达成既可以让旭辉控股集团补救延迟还款问题,又同时能够维护旭辉控股最佳利益以顾全旭辉控股所有持份者利益的协议。因此,旭辉控股遗憾地终止了与所有境外个别债权人或债权人团体的相关讨论。旭辉控股诚挚深切感谢债权人的配合和支持。旭辉控股及旭辉控股集团相关成员并未就上述讨论所涉及的债务向任何相关境外债权人支付款项或提供额外增信。

为确保公平对待所有境外债权人,旭辉控股集团已暂停支付旭辉控股集团境外融资安排项下所有应付的本金和利息(旭辉控股预计将继续支付的若干有抵押的项目贷款除外)。

于2022年10月公告所述的近期困难出现前,旭辉控股集团一直全面履行其所有境外债务的还款义务。即使中国房地产业面临严峻的困难和挑战,旭辉控股集团仍竭尽全力履约。

自2022年1月1日起,旭辉控股集团已向境外债权人支付本金和利息约15亿美元。同期,旭辉控股集团仅筹集约5亿美元的新增境外融资(而所得款项净额主要用于现有负债之再融资)。旭辉控股集团一直倚赖其内部现金资源,并从境内汇出大量现金以履行该等偿付义务。

监于旭辉控股集团所处的中国房地产行业所面临融资及经营环境日益恶化,该等汇款日趋困难。旭辉控股集团也探索过不同方案(包括资产处置等)以期产生足够的现金流以继续履行其财务承诺。然而,这些方案在不利的市场条件下,既耗时,也难以实现。

九月以来,市场进一步恶化,销售疲弱,行业融资愈趋困难,旭辉控股集团现金流恶化程度超出预期。同时旭辉控股集团部分融资因评级下调触发提前兑付条款,境外兑付压力在短期内剧增。2022年10月份旭辉控股集团境内外均没有新增重大融资,而且向境外汇款也遇到延误。截至本公告,旭辉控股集团的境外债务总额(包括银行贷款、优先票据和可换股债券)约68.5亿美元,暂停支付的款项(即到期未付的本金和利息总额(含因部份债权人按照相关融资的条款行使既有的求偿权产生的款项))达到约4.14亿美元。

即使旭辉控股集团竭尽全力,旭辉控股集团仍可能持续受压,无法产生履行目前和日后义务所需足够现金。经谘询法律意见,旭辉控股暂停向所有境外债权人进行支付,以确保公平对待所有境外债权人。暂停支付可能导致旭辉控股集团的部分债权人根据其融资的相关条款要求提前兑付及╱或采取其他行动。截至本公告,旭辉控股没有收到任何其他境外债权人的还款或提前兑付要求。

同时,旭辉控股集团将全力保交付、保经营及维护境内融资,为所有持份者保存价值。此外,在不影响交付和正常营运的前提下,旭辉控股集团正厉行节约,采取减省成本的措施,包括缩减非核心、非必要的营运和支出,削减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福利和一般员工的差旅补助和津贴。

旭辉控股集团的境内附属公司并无担保旭辉控股集团的任何境外银行贷款、优先票据和可换股债券。旭辉控股集团的境外债务问题对整体境内融资并无重大影响。截至本公告,旭辉控股集团仍保持正常商业运营。

旭辉控股将积极主动地管理境外债务,正采取即时举措,稳定局面,并开展与境外债权人的讨论。

旭辉控股已聘请海通国际证券有限公司担任财务顾问及年利达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顾问,协助旭辉控股与境外债权人进行透明的对话,与旭辉控股及境外债权人共同探讨一切可行选项以寻求全面解决现有困难的方案,确保旭辉控股的长远未来,维护所有持份者的利益。

为纾缓流动资金压力及为业务营运提供资金,旭辉控股集团正积极探索处置境外资产的机会。任何处置旨在为旭辉控股集团创造流动性及╱或实现去杠杆化。

旭辉控股集团正与潜在买家进行初步讨论,但于本公告日期,旭辉控股集团并未与任何买家订立具法律约束力协议。

应旭辉控股的要求,旭辉控股的股份、债务证券、认股权证及衍生工具已于2022年10月27日上午九时起于联交所短暂停牌,以待刊发有关旭辉控股内幕消息的公告。旭辉控股已就于2022年11月1日上午九时起恢复旭辉控股股份、认股权证及衍生工具于联交所买卖向联交所作出申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