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铜贸易商怎么用票据套利

能源产业一直是个神秘的行业,合同买卖通常以上千万、亿计,没有这个实力还真是不敢轻易涉足。比如铜贸易,动辄上千万的贸易,而实际落袋为安的利润可能只有几万或者几十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铜贸易的风险是实实在在的:一旦遇到大规模的金融风暴,很容易面临资金链的压力,最后轻者元气大伤,重者破产倒闭。

铜贸易产业链上的风险点

像铜这样的大宗商品贸易企业,业务涉及采购——仓储——混合——交付四大步骤,而且这些业务不局限在一地一国,而是横跨数个国家,以某铜业巨头为例,它的四个步骤可以在不同的国家完成,发挥各自的优势,因而大大提高了相关效率。但跨国业务带来分工的同时,也带来了风险:环节过于密集,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不可控因素太多,只要有一环出了问题,必然影响后续的环节。比如运输,一是自然因素的不可抗力风险,指由于自然变异引起破坏力量所造成的灾害,灾害直接或间接地影响货物;二是政治因素的不可抗力风险,由于某些国家海上封锁禁令使某段航路堵塞,绕航产生的费用或风险,还有货物遭受战争的损失,贸易国国内政治的动荡使货物无法入境,或拒绝交付货物。

归根结底,大宗商品的贸易流程中涵盖了价格涨跌、货款支付、税费凭证、货权转移、企业信贷、币种转换等多个环节,因而能在当前金融政策下将各项金融因素串联起来,实现形式多样的套利操作。但也正是如此,其间也蕴含大量的风险因素,主要包括商业性、操作性、合法性、资产端和期限错配五大风险。铜贸易商如何以实力背书,票据套利

具备可靠的融资渠道和有效管理风险的专业水平的贸易商,才能够从事铜这种规模巨大、利润微薄的交易。下面我们以铜贸易商为例,说明企业如果以实力背书,用票据套利的。

铜贸易商为例,A企业向B企业买铜。那么,A企业可以率先将资金存至某商业银行做一笔一年期的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为3.6%左右。因为结构性存款也算是银行表内存款,所以企业可以通过这笔结构性存款抵押给银行,银行根据企业的信用等级和授信额度来开具银票。

以1个亿的资金量来计算,企业将1个亿的资金作为结构性存款,年化收益为360万元。银行开具一张1个亿的承兑汇票, 收款人为B企业,贴现利率为3.1%,所以,贴现成本为310万元。因此,A企业净赚50万纯利差(360万-310万=50万)。A 企业收到铜之后,再以1亿元的价格平出,回收了现金流。如果,去掉仓单成本(约为0.1%)和开票成本(0.05%),收益为35万左右。对于A企业来说,现金流并未减少,反倒还增加了35万的收益。

如果,A企业的资质足够优良,授信额度足够高,银行甚至可以不需要存款抵押,相当于A企业一分钱没抵押,就申请了1 个亿的银票,经过一轮套利后,现金流非但一分钱没少,还多出了1个亿。

一般情况下,完成这样一笔的套利交易,从寻找交易伙伴和一系列仓单转让,到银行放款和贴现,需要2天左右的时间, 也就是说一周可以做两笔半,但贸易商一般不会将付款拖过周末,所以一周两笔套利是较为合理的。

同时,目前结构性存款和贴现利率的利差有100BP,也就是1%的利润空间(每家银行报价不同)。以一个亿 的资金体量来计算的话,每笔套利可以赚近70-80万元,一周就是150万元左右,一个月就是近600万的收益。传统意义上 ,银行产品的收益都是后置的,也就是说要一年后才能拿到收益。不过,不少银行为了揽储,可以收益前置,企业可以当场取得这笔收益。

所以说,票据作为金融工具的一种,具备金融工具的属性和价值,如何在国家法律规定范围内灵活使用,获得最大价值,值得不断探究和发现。